国家卫健委我们决不后退因为武汉背后是14亿中国人民

2月28日16时,国务院新闻办在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请中央指导组成员、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中央指导组成员、卫生健康委副主任于学军等介绍中央指导组指导组织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工作进展。

“随着疫情防控从静态管理向动态转变,从全国统一要求向分区分类转变,从社会防控向精准防控转变,这对卫生健康系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马晓伟说,现在正处在决胜之期,中国是最大的战场。他说:“我们决不能后退一步,要像钉子一样扼住病魔的咽喉,因为湖北武汉的背后是14亿中国人民,是75亿全世界易感人群。”

疫情严峻,时间就是生命。樊燕没有太多时间给易成良,两人只能在微信上,报平安、叮嘱、鼓励……

樊燕所在的黄冈市,距离武汉只有75公里,防疫形势严峻。妻儿都在湖北,自己每日连轴转的工作,这段时间让易成良饱受折磨。

“有不舍,有对她的佩服和支持,也是给自己鼓励。”易成良说。

采访结束时,记者试图联系樊燕,却依然传来的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一直在手术室,晚上只有吃泡面了。”

当得知记者想电话采访樊燕时。易成良说:“我打都得碰运气,她实在太忙了。”

此刻,易成良渴望听到妻子的声音,哪怕只有一句都好。

“昨天和她视频,看到她脸上被捂出了好多疹子,心疼得不得了……”说到此处,易成良沉默了,哽咽的他许久说不出话来。

征得易成良同意,记者在他微信中看到,夫妻俩的交流很短暂,说的最多的是“保重”。

电话无法接通的背后,是疫情阻击战一线人员的坚守。(完)

这几日,樊燕的微信留言,给了易成良些许安慰。

为了让在一线的樊燕毫无顾虑,易成良小心翼翼把担心藏起来,在微信中回复道:“你不怕,我也不怕。相信一定能度过难关。”

疫情防控以来,易成良积极投入疫情防控工作,在卡点上为过往司机做体温检测。远在千里之外的湖北,身为妇产科医生的樊燕正在黄冈市妇幼保健院,没日没夜的奔走在一线。

比易成良更思念妻子的,是9岁的儿子。孩子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见妈妈了,好不容易见一面,母子俩还隔着小区栅栏。儿子哭着说想抱抱妈妈,可樊燕只能背过身去抹眼泪,狠心拒绝。

翻阅着樊燕给他发来的照片,易成良露出一丝丝轻松的微笑。

1月30日,电话还是没接通。

2月1日中午,易成良接到了樊燕的电话,樊燕刚刚脱下的防护服,已经穿了50多个小时。

他从未想过,是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让相距千里的他们竟以“战友”的身份,战斗在了一起。

1月31日凌晨4点,易成良忙完手头的工作打开微信一看,发现妻子给他留言,赶忙发消息:“等疫情过去,我陪你好好吃一顿饭。”

忙是医务工作者的日常,但是这次超乎易成良的想象:“为节约防护服,樊燕就必须坚持48小时,甚至长达72小时在岗。所以只能少喝水,少吃饭。脱掉密不透气的防护服后,樊燕说她都臭了。”

“没事,疫情可控,相信我们。”

“那你多保重,我也要去忙了”

“戴黑色眼镜那个,如果不是这眼镜,我也找不见她。”

今年38岁的易成良是湖北黄冈市团风县人,1999年参军来到哈密,就留在了这里。

“老婆,你忙完了吗?”

易成良说,他和妻子都是党员,所以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国家需要,人民需要,他们都义无反顾。

好不容易从卡点上下来,易成良却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脑海里不断地猜测樊燕在干什么。

1月22日之后,易成良发现,原本很容易拨通的妻子电话,开始变得很难拨通。

“微信收到‘平安’二字就好”

易成良还拿出手机给记者看了妻子发给他的一张照片,是全副武装的樊燕正在给病人做手术。

“她的电话,开始很难拨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