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援滇24年投入超百亿元造福百万人

中新网昆明4月8日电 (记者 胡远航)“自1996年9月中央确定上海对口帮扶云南以来,上海共投入财政帮扶资金133.65亿元(人民币,下同),援建各类项目10600个,培训各类人才59.4万人次,超过110万民众直接受益。”这是记者从8日召开的云南省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系列新闻发布会上获悉的消息。

当日的发布会上,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云南省人民政府扶贫开发办公室副主任、上海市人民政府驻昆明办事处主任、上海市第十一批援滇干部联络组组长罗晓平回顾了24年来沪滇扶贫协作成果。

视频平台本身自带的社交属性,用户的黏性更强,通过生动有趣的教育内容获取用户相对容易,获客的成本较低。但B站、抖音、快手等流量平台,想从教育机构中“虎口夺食”,也没有那么容易。相比在线教育平台,流量平台做教育还有很多先天不足。

1月27日,字节跳动旗下K12在线教育产品清北网校与武汉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武汉教育云平台达成合作,将面向武汉开放在线授课直播服务,字节跳动旗下产品(清北网校、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将为城市中小学开通直播入口。随后,清北网校决定免费为全国中小学提供在线直播教学系统。

就拿K12领域来看,此次疫情之后,包括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猿辅导、网易有道等在线教育企业,除了在自有平台上推出免费课程外,也都跟抖音、快手、B站有所“联姻”,借助流量平台,推广免费教学内容。包括一些公立学校,也在这些平台上开展在线直播。

当然这个市场不只是教育公司和互联网巨头们的“鏖战”之地,此次疫情中,抖音、快手和哔哩哔哩等流量型视频平台也出手了……

事实上,早在疫情之前,各视频平台就开始大力扶持教育内容创作者了。

诚然,教育信息化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只不过疫情的到来给在线教育加了一把旺火。同时,在这个特殊时期,抖音、快手、B站这些流量平台也开始扮演重要的角色,争抢在线教育新战场。而流量型平台想要下好教育这盘棋,需要在平衡好社交属性和教育属性的过程中,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态模式。

网易有道副总裁刘韧磊表示,“我们是内容方,对方是平台方。在线教育更多考验教学教研的能力、技术在整个环节的应用以及如何做好用户的服务。短视频是一个播放平台,它的内容制作主要是依赖于各个第三方,双方是互补互惠的合作关系。” 快手教育相关负责人表示,“快手从一开始就在教育这个事情上对自己的定位是很清楚的,我们不会自己去做教育内容本身,我们只做一个连接学生和老师的基础设施。教育企业这次把一些免费的课程内容放到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对他们来说,也是构建私域流量池持续获客的一个手段。”

值得一提的是,沪滇扶贫协作还引资造血,着力打造一批特色优势产业。“我们先后建成了18个直供上海的蔬菜外延基地,20多万吨云南蔬菜进入上海市民的‘菜篮子’。2019年云南产品在拼多多的成交量超过12亿元。”罗晓平透露。(完)

而流量型视频平台,是否成为在线教育的一个新战场?

可翰学堂创始人何海平表示,“随着这几年短视频的兴起,抖音、快手、B站这些平台非常活跃,有很大的流量,非常多的用户,所以教育机构愿意选择这些平台做线上教育的尝试。” 朗播英语创始人兼CEO杜昶旭也表示,“教育是一个比较大的内容池,且具有持续性。流量平台希望利用这次机会,吸引到更多的用户。对于教育机构来说,一旦这些平台开放资源,教育机构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流量红利,迅速在这些平台上放置自己的内容,从而获得更加便宜的流量,要知道18年19年的流量是贵得离谱的。” 资深投资人士吴世春还表示,视频平台的系统相当于一个很大的云,用这些平台开展在线教育,稳定性比较好。

福州中院表示,无论是针对海外当事人疫情防控期授权委托公证认证困境而首创“云面签”这一做法,亦或在线当庭宣判、在线签订调解协议,都是该院民四庭充分运用智慧法院建设成果,保护中外当事人合法权益,提高办案效率的又一次全新探索和尝试,也开启了今后审理“四涉”案件的新模式。

对于更看好哪一家视频平台在“在线教育”领域的发展,几位采访对象也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去年9月4日发布的《今日头条&抖音文教行业数据报告》中,相关数据表示:当年6月,抖音教育类视频PUGC原创内容发布数量超过45万条;文化教育类万粉创作者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增长高达330%,累计粉丝数达到54.2亿。 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19快手教育生态报告》中,相关数据表示:目前快手平台上的教育类短视频累计高达2亿,日均播放总量超过22亿次,日均点赞量超过6000万。

援助资金也不断增长。近4年的财政帮扶资金,分别为3.36亿元、10.36亿元、24.01亿元、30.85亿元。2020年已投入了34.8亿元。

上海本地名校格致中学及学而思网校、有道精品课,聚焦初中、高中学科教育及学科竞赛,为有应试需求的学生提供辅导干货。

在去年8月的首届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裁张楠表示:抖音将面向教育内容创作者,大力扶持,加强知识类内容的发展。去年9月,抖音启动“DOU知计划”2.0,宣布抖音将针对知识内容创作者推出全方位服务方案。在产品功能上,抖音将针对知识创作者开放合集功能首批使用权限,在运营激励上,抖音将优先把知识创作者纳入“创作者成长计划”,从平台资源、创作者培训、商业变现等维度全方位服务知识创作者发展。 去年11月25日,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在GES2019未来教育大会上宣布,将在春节前拿出66.6亿流量帮助教育类账号在快手平台冷启动。同时快手还将全天候提供运营辅导,帮助教育账号提升运营能力。此前快手还成立了快手课堂,通过知识付费的模式实现课程变现。 2017年,B站成立了UP主运营部门,会对教育相关Up主进行培训和扶持。去年10月30日,B站“课堂”内测上线,正式将教育类UP主归类,涵盖了职业技能、实用技能、学习刚需等类别,并打造了首批军事专家“局座”张召忠、网红教授熊浩等知名IP。

2月6日,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宣布,将联合50家教育机构,邀请名校名师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免费上课服务。第一批接入的名单包括清北网校、学而思、乐乐课堂、有道精品课、跟谁学、作业帮等16家教育机构。

总体上看,不管是抖音、快手,还是B站,虽然各个平台一直都有覆盖各个领域的知识类视频内容生态,但长久以来,这些视频平台“娱乐”属性浓厚,被很多人视为“时间杀手”,虽然有相当一部分用户在这些平台上学习,但内容大都为轻松有趣易消化的知识内容,大家并不认为这些流量平台可以作为严肃学习的领地。视频平台对于树立大众对其是否正儿八经做“教育”这件事情的认知上,仿佛还欠缺一个时机。

杜昶旭表示,“BAT更多的是为学校和第三方机构提供直播工具系统,比如腾讯希望用平台的技术导向智慧教育,而短视频平台最终是希望有内容来拉动用户的活跃度和黏性。” 投资人吴世春认为,抖音、快手、B站跟BAT都是流量入口,目的都是要吸引学生这批用户,也都看好这个教育市场,在这个赛道上必然会有一场恶战。 何海平认为,视频平台跟BAT之间肯定存在竞争关系,但也不是完全冲突。短视频平台的优势是可以为很多个体服务,给中小机构和老师带去很多机会,这个是BAT所不具备的。

福州中院院长胡志伟表示,福州两级法院将持续发挥智慧法院全流程在线诉讼机制的优势,积极引导当事人进行在线立案、在线质证、在线调解、在线庭审和在线执行,做到疫情期间司法“不打烊”,探索“不停歇”,服务“不中断”。此外,围绕企业复工复产的司法需求,福州两级法院将充分发挥审判职能,积极有效为“四涉”企业有序复工复产保驾护航。

在试水教育机构广告投放、帮助教育内容创作者通过知识付费、打赏等方式变现外,此次疫情期间,与学校和教育机构直接“一步到位”的合作,使视频平台与“在线教育”的距离,更进一步了。

“在家学习”专区的免费课堂类型分直播和录播,均可无限次重复观看,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学前和职业教育,不同的教育内容都有涵盖。

“未来可能会在各个视频平台上看到大量的教学内容,但是真正回归到严肃学习上,它不是简单的一个视频课就可以解决的”,杜昶旭表示,“最近大家一拥而上去做直播录播课,在线学习不等于网课,网课不等于直播录播,不等于把线下的东西直接搬到线上就解决了,教育线上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雷锋网雷锋网)

视频平台 “试探” 教育行业

有统计数据表明,2019年第二季度教育在移动端流量平台投放广告数量约2.05万,季度环比增长达101.7%,其中在线教育广告占据主流。另有数据显示,2018年底至2019上半年,包括数十家头部公司在内的1500多家在线教育公司,开始在抖音集中投放信息流广告。不过,这些视频平台似乎并不满足于充当教育机构的投放渠道,想要“自立门户”。抖音、快手和B站,都或多或少表露出要进军教育领域的迹象。

“去年,我们围绕‘出行难’,硬化了村组道路近1700公里;围绕‘配套难’,兴建改造了乡村学校、卫生室、养老院等97所,修建一批厂房、冷库、圈舍、管网;围绕‘用水难’,建成32个自然能提水工程,解决了8.2万人的生活用水、6.4万亩的农田灌溉用水……”罗晓平称,沪滇扶贫协作在资金使用上精准发力,受到当地民众好评。

教育知识类短视频受追捧的背后,是短视频平台正在发力布局教育业务的映射。

“上海和云南的情谊源远流长、根深叶茂。”罗晓平称,24年来,上海坚持“民生为本、产业为重、规划为先、人才为要”的工作方针,努力找准“中央要求、云南所需、上海所能”的结合点,援滇各项工作取得显著成效。

2月1日,快手APP侧边栏上线“在家学习”专区,与学而思轻课、新东方、跟谁学、VIPKID、尚德教育、猿辅导、作业帮等200家教育企业合作,免费推出包括K12、学前、职教等教育内容,以减轻延迟开学对学生群体的影响。同时,快手还将额外提供50亿流量助力免费优质教育内容的传播。

随着这些网络用语的火爆,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是,近年来视频文化的兴起,越来越多的网民将休闲时间花费在刷抖音、快手、B站等视频平台上。在微信官方宣布封杀裂变分享链接后,教育机构通过微信端获客这条路日渐艰难。哔哩哔哩、抖音、快手等视频平台,本身坐拥巨大的流量和社交属性,逐渐被教育机构作为投放获客的流量“新洼地”。

实际上,某种程度上,视频平台也在跟BAT等互联网巨头竞争抢夺教育资源,只不过各自的方向不同而已。

近日,B站联合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学而思网校、上海格致中学等十余家机构,发起“B站不停学”计划,涵盖通识教育、时事热点、K12教学,为学生提供丰富、专业的学习类内容。

据悉,自这份“云诉讼”指南发布以来,已被省、市侨联,涉外媒体平台等纷纷转载,福州中院这一做法,获得海外同胞们的纷纷点赞。(完)

杜昶旭表示看好快手,他认为快手自己搭建平台,支持教育机构和创业者变现的逻辑,更具生态化和更有价值。 吴世春则看好头条系,他提到,从媒体平台到视频平台再到飞书在线办公系统,头条系的布局相对良好,研发实力和资金实力更强一些。 一位教育行业投资人对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表示,他更看好B站。一是因为其受众年龄层和在线教育的受众更加贴近;二是B站的用户对创作者的粘性更高;三是B站已经有一批知识类的优质创作者,学习氛围相对更浓厚。

“刷到视频的朋友们点一波关注” “老铁们打个双击,666” “点赞,投币,收藏,一键三连”

由此来看,一边是教育机构看中了视频平台带来的新机会,扩大流量阵地,另一边,视频平台也看中了教育行业的发展前景,引进学校、教育机构的优质教学内容,看起来是一件“双赢”的好事。

作业帮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疫情当前,我们与这些平台合作,可以让更多学生有机会看到并且享受到免费的课程。” 网易有道副总裁刘韧磊表示,“此次选择与B站联手推出直播课,是想通过B站平台接触到更多的学生用户。B站还被称为“最懂年轻人”的视频网站,此次网易有道精品课联合B站推出的直播课,是根据B站的风格,定制的寓教于乐的课程内容。”

援滇干部不断增派。第十批干部从15人,分3批增派到48人、75人、103人。现在第十一批干部总数已经达到了152人。

哔哩哔哩,简称B站,原先为国内领先的二次元文化社区,近年来也成为视频网站领域的“后起之秀”,由UP主们自觉自发,营造了全站学习的氛围,被网友称为“全国最大学习网站”。B站董事长陈睿在去年5月的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表示,“今年前五个月,有2027万人在B站学习,相当于2018年高考人数的2倍,同时用户在B站直播学习时长突破200万小时,越来越多的用户在B站上学习。”

以抖音为例,用户在抖音App,搜索“在家上课”,即可免费使用相关服务。据了解,免费上课服务目前覆盖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三年级12个学段,涉及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等多门学科,第一期已上线课程超过5000节,还有数万节课程陆续上传中。除了教育机构的课程外,抖音APP上还上线了众多公立学校的名师录播课。

在此期间,沪滇结对区域不断拓展,从“4+2”(文山、红河、普洱、迪庆4个重点帮扶协作地区,加保山、西双版纳2个沪滇经济合作重点地区)拓展至“8+4”(文山、红河、普洱、迪庆、大理、楚雄、德宏、西双版纳8个州市开展重点帮扶协作,加保山、曲靖、临沧、丽江4个市纳入面上扶贫协作),再到13个州市、74个贫困县。

对此,何海平表示,“跟电商的销量最终由产品品质决定一样,视频平台的主要作用是广告宣传、品牌拓展和导流,真正沉淀用户的还会是垂直的教育领域的专业平台,要靠教学内容和教学理念取胜。”

除了跟教育企业合作外,快手还联合开封教育体育局推出公益直播课堂,打造“在线直播+直播间聚合”模式,为全市广大中小学生提供在线教育教学服务。

民四庭法官审理一场跨越13个时区的跨国、跨省、五地“云庭审”。福州中院 供图

一方面,视频平台本身缺乏完善的教研体系,在作业系统、学习效果评测、社群营销、教务督学等环节难以和垂直教育机构相抗衡,如何深化教育服务是个难题。另一方面,这种黏附在社交应用上的学习关系是否能保证学习效率,也是视频平台需要正视的一个问题。

在此期间,民四庭法官审理的一场跨越13个时区的跨国、跨省、五地“云庭审”,采用安排无时差、提前指导无障碍、身份认证新突破、庭审答辩“面对面”、庭审笔录实时签、宣判送达快通道等措施,实现了线上涉外涉侨庭审的安全便捷、经济高效,该案已被评为福建法院服务保障疫情防控十大典型案例之一。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上线教育专区,助力“停课不停学”

早就渴望进军教育领域的视频平台,自然不会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疫情爆发后,抖音、快手、B站纷纷行动起来,与公立学校和教育机构展开合作,上线教育专区,借着“停课不停学”,试图争抢在线教育的这波风口。

B站也邀请了北师大物理系教授赵峥、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苟利军、考研红人讲师张雪峰等人独家直播授课。

杜昶旭认为,在社交应用上做教学这件事情,在十多年前YY就已经试过了。这种短视频平台作一个引流的入口,做一些碎片化的学习没有问题,但是严肃学习不太适合在手机平台上去实现。